热点链接

开奖现场

主页 > 开奖现场 >
海涛周而复始(4)
时间: 2019-06-14

  两个女人曾为这些吵起来,彼此怨恨。苏仙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些聊天记录:就在龙江万般诚恳地请求要重新开始,和她同居之后,他与前妻还在卿卿我我地QQ聊天,前一刻,龙江还是前妻的“老公宝宝”,前妻还是龙江的“老婆宝宝”,后一刻,两人尖锐地吵起来。前妻发短信过来谩骂,诅咒他全家不得好死,并发誓,扬言要报复他身边所有的女人。前妻的委屈排山倒海,如何看不惯他看到美女时的奇怪眼神,如何讨厌他拖泥带水、藕断丝连的性格缺陷。前妻怪自己不该主动贴上龙江,怪龙江最终像丢破布一样丢弃了她。啊,这样的龙江不是苏仙印象中的龙江。这样的龙江也不是苏仙能坦诚接受的龙江。

  有一天,苏仙突然觉得无法看到另一个女人如此作践自己,哪怕她自己不那样认为。有一天,她当着龙江的面拨通了他前妻的电话。电话中的女人言谈冷静,并不像发短信给龙江的那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甚至不像和龙江QQ聊天的那个深情女人。她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思路明确,条理清楚。她还是平静地说自己如何爱龙江。苏仙在电话这头笑起来,问她离婚是不是只为他借了几万块给前女友的事,又问离婚后,龙江是否给她汇了几万块钱,还给她买了一台苹果的手提电脑。对方敏感地说:“这个钱的事,你就不要说了啊!我也给他买了礼物啊!”又说:“我跟他在一起,不是为了钱。我家有钱。”后面这句话让苏仙想为她点个赞,像是一目掠过的腾讯新闻标题,她曾为编辑挖空心思写出个令人出其不意的新闻,她不由自主给出个跟情感毫无关系的纯属无聊的赞。这之前,苏仙不止一次听人讲过龙江前妻林林总总的姿态,印象最深的是说:她之所以主动对龙江投怀送抱,不过是要找个还信用卡的人,找张临时饭票。说她本科毕业后仍然时不时依靠家人接济,无休止地办信用卡,无休止地欠账。原本,苏仙对这些话并不十分相信,可亲耳听到女人的回答,像是揭开了某种面纱,最后一句:“我家有钱”更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富家女的习惯都不难懂,令苏仙奇怪的是女人有什么理由向一个陌生人坦然地说自己家里有钱?爸妈纵然再有钱,那终究不是自己能用来炫耀的啊。

  一个人的时候,苏仙无法直视内心的寒冷,她再也无法置身事外。她想到,最令自己寒心的不是龙江跟自己在一起时是脚踏两只船的状态,也不是他撒谎说自己还单身,而是明明他的爱已经给了别人还装腔作势地与她联系,与她的家人联系,表现得一副非她不娶的痴情模样。事后,又不够坦荡。他的托词总是自相矛盾。他说与苏仙联系只是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她觉得自己必须用脏话吼回去,于是,她吼起来:“我过得好不好关你屁事啊!”然而,另外一次,他却又说:“你都结婚了,我还等什么啊,难道要我为了你一辈子单身啊?”她在心里哀叹不已:龙江啊龙江,你就不能坚持一种说法,一种立场吗?

  吵,说出恶毒的话。苏仙也会,但她还学不会诅咒。她的性格简单鲜明,一旦真正决定放手后她就不会再有任何留恋。太多时候,她并不真的生气,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并不会再主动离开龙江,不管龙江是出轨还是怎样。“男人都差不多,我不想折腾了,除非他自己要离开,我不想做主动离开的那个人。”她对自己说。她使出浑身解数,让自己活得克制又有尊严。结婚过日子这件事,她是这样想的:在一起时,让自己尽量只想着对方的优点,不去想对方的缺点;若真不在一起了,就只准自己想对方的缺点,绝不去想对方的优点。

  按苏仙的本意,龙江借出去的那几万钱,就是他前妻以此和他不断争吵的那几万块钱,实在要不回来的话就算了。就当扶了贫,就当救了灾。她劝龙江别再跟那样的女人来往、联系了,安心过平静的日子。可龙江以“我自己的血汗钱,凭什么不要她还啊?”这样的理由保留着那个女人的QQ和电话号码。然而,苏仙看见,就在龙江和他前妻刚离婚不久,龙江甚至在QQ上给那女人留言,问她是否过得好。苏仙半是气恼半是嘲弄地评论他:“简直比湘女还多情!”

  好吧。既然非要对方还,既然认为自己的血汗钱对方非还不可,那就催她还款啊。苏仙让龙江给那女人打电话,当着她的面。第一回合,那女人说她没和前夫复婚,现在没钱,龙江便算了,向苏仙摊开双手,表现得颇为无奈:“那女人和老公离了婚,一个人带着儿子,文化程度低,出来打工也只能做流水线工人。借钱是为了给娘家盖房子。人家确实存不到钱,没钱还。”过了大半年,又催。那女人大概忘了她之前的托词,这一回合,她说她的钱在股票里,被套牢了,等解套就还他钱。苏仙一听这话火冒三丈。真要扶了贫、救了灾倒也是积了德,这算啥事啊。龙江终于不再含糊了,自己发短信过去,表现得气急败坏。有意思的是,那女人回过来的短信言词激烈,说:“我知道,你现在是和你老婆合好了,就又这样……”话里话外颇有深意。这还不算,女人又说,她男人的钱是她管,但那都是男人的血汗钱,不想随便赔掉等等。最后,她说半年内,会把钱还给他。好吧。

  第三个回合,打电话给女人催还钱,龙江说:“最近股票全部大涨,你的股票也应该解套了吧,也该还钱了吧?”那女人气急败坏地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她给龙江发了一条短信,牛头不对马嘴地说她的男人比龙江“强太”一百倍。苏仙掩口而笑,是真的笑出来,声音特别大,她写的不是“强大”而是“强太”。

  从苏仙对龙江说出那句“我们分手吧”开始到他们重新联络,她算了算,五年有余。龙江先后交往了两个女人,都同居过。其中一个甚至和他有过短暂的婚姻之实。而苏仙这五年多,始终清白一人,不曾奢侈地浪费过自己一分一厘的情感。是男人都喜欢招揽烂桃花吗?苏仙觉得这个问题有必要好好探讨一番。那个借龙江几万块钱的女人,龙江曾用一种能称得上“得意”的语调对苏仙说:“她是你们三个中最漂亮的一个,那姿色呀,啧啧……看见她的照片,恐怕你会自卑。”自卑这个词令苏仙想到龙江的前妻,那个喊着要减肥成功的女人,单从照片上看并不肥。是受了他前女友的刺激吗?当然,照片会说谎,龙江的朋友曾告诉苏仙,他前妻身材不好。又评价说那妆容化得过浓,一看就像是做“小姐”的。苏仙听着这话,没有问对方,化浓妆的是龙江的前妻呢还是前女友?还是他前妻和前女友都化浓妆?龙江的朋友为什么告诉她这些,苏仙不去深究。她N年前就认识龙江的这个朋友,在她提出与龙江分手那段时间,这个朋友还当过说客,想让苏仙与龙江重归于好。

  龙江的前妻令龙江“自豪”的该是她家有钱,她曾“迷”上他,对他主动示好,蜜语甜语、投怀送抱。只有苏仙,她没有任何可以让龙江“得意”或“自豪”的。多么悲伤。命运偏偏让龙江遇见了苏仙,让苏仙选择了龙江。

  苏仙不漂亮,尽管龙江刚认识她时曾觉得她漂亮过。可现在,他形容她有一张备受岁月摧残的脸。与他相处的这么多时日里,他常常指着她蜡黄的脸,指着她略微下垂的皮肤,一遍遍地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苏仙娘家不富有,平常百姓家,为柴米油盐吵,七大姑八大姨,都是些穷亲戚,有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苏仙从不主动对异性示好,也说不出甜言蜜语。她也没有大的志向,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如此,不争,顺其自然。

  现在,苏仙偶尔会想起肥东,她感谢他曾那样决绝地对待过她。她常能感觉到生活中的波涌,却也能在其中偏安一隅。她还清楚地记得他走的前夜,自己摘抄过的一首短诗:www.1374.com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habit21.com All Rights Reserved.